全海域四类和劣四类水质海水面积从2012年的9.3万平方公里减少到2017年的5.2万平方公里———

生态环境部:我国海洋环境总体质量向好

渤海湾、辽东湾、黄河口、长江口等重点海域水质仍堪忧

■文/本报记者 王菡娟

2018-12-06期06版

作为拥有大陆岸线1.8万多公里,主张管辖海域面积约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大国,我国海域辽阔、岸线漫长、岛屿众多、资源丰富、生态多样,海洋物种达2.5万多种,拥有海湾、河口、海岛、盐沼、滩涂、海草、红树林、珊瑚礁等众多类型的海洋生态系统。来自生态环境部的信息显示,我国海洋环境总体质量已企稳向好,但仍然处于污染排放和环境风险的高峰期、生态退化和灾害频发的叠加期,渤海湾、辽东湾、黄河口、长江口等重点海域水质堪忧。

日前,生态环境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我国海洋环境问题进行介绍,同时对公众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回应。

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制度不断完善

“我国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初,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系统完备的管理和业务体系,主要包括污染防治、海洋生态保护与修复、海洋生态环境监测评价、突发性环境事件和生态灾害应急处置、重点海域综合治理、法律法规和规划标准制定、国际合作与履约等7方面工作。”生态环境部海洋生态环境司司长柯昶在发布会上介绍说。

“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不断建立健全法律法规和管理制度体系,修订海洋环境保护法,启动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管理等配套条例修订;印发实施《近岸海域污染防治方案》,切实提升基础能力,建立国家、省、市、县四级海洋环境监测网络体系,年均布设监测站位万余个;不断强化执法监管,实现11个沿海省(区、市)中央环保督察全覆盖,持续开展“碧海”专项执法等行动;加强宣传教育和国际合作,组织开展多类型主题宣传活动,在海洋环境治理方面取得积极成效。”柯昶进一步说。

根据连续监测数据,2012年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步入新常态,海洋环境质量整体企稳向好,全海域四类和劣四类水质海水面积从2012年的9.3万平方公里减少到2017年的5.2万平方公里,受监控的典型海洋生态系统亚健康和不健康状态比例有所下降,河流入海污染物总量出现下降,局部地区生态系统得到有效修复恢复。

截至2017年年底,约30%的近岸海域和37%的大陆岸线纳入生态保护红线管控范围,我国各级各类海洋保护区达270余处,面积1200多万公顷,占管辖海域面积比重达4.1%,比2012年翻了两番。

将打好渤海综合质量攻坚战

当天的发布会上,柯昶还坦言,虽然我国海洋环境质量整体企稳向好,但仍然处于污染排放和环境风险的高峰期、生态退化和灾害频发的叠加期,渤海湾、辽东湾、黄河口、长江口等重点海域水质堪忧。

一组数据表示,2017年重点监测的面积大于100平方公里的44个海湾中,20个海湾四季均出现劣于第四类海水水质,受监控的生态系统健康状况未见根本好转,赤潮、绿潮(浒苔)等生态灾害多发频发,结构性的环境风险压力仍然较大。

柯昶特别提到了渤海。

“渤海是我国唯一的半封闭型内海,其自然生态比较独特,是环渤海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支撑和关键依托。近年来,渤海水质有所改善,但陆源污染物排放总量居高不下,重点海湾环境质量未得到根本好转,环境风险压力有增无减,生态环境整体形势比较严峻。”柯昶表示。

柯昶表示,生态环境部下一步将开展陆源污染治理、海域污染治理、生态保护修复、环境风险防范等四大攻坚行动,打好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

“《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作战方案》不久后将印发实施,将通过三年综合治理,大幅降低陆源污染物入海量,完成非法和设置不合理的排污口的清理整治工作;构建和完善港口、船舶、养殖活动以及海洋垃圾污染防治体系;实施最严格的围填海管控,持续改善海岸生态功能,逐步丰富渔业资源;加强和提升海洋环境风险监测预警以及应急处置的能力。到2020年,渤海近岸海域水质优良比例达到73%左右。”柯昶说。

柯昶表示,《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作战方案》印发实施后,尽快配套印发专项督查工作方案等文件方案,督促环渤海省级人民政府加快制定实施具体的作战方案,同步组织开展专项督查和工作考核,对多项具体攻坚任务实行拉条挂账、挂图作战。

围填海将纳入中央环保督察范畴

2016年以来,中央环保督察实现了11个沿海省(区、市)的全覆盖。根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部分地区确实存在未批先填、边批边填,批小填大、围而不填、填而不用等问题。柯昶表示,下一步,中央环保督察将围填海纳入督察范畴。

“长期以来,粗放的围填海利用活动确实造成了部分沿海地区滨海湿地和自然岸线的减少,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了较大影响。根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沿海省(区、市)制定了整改方案,对反映出的问题进行了整改。目前,中央环保督察正在开展‘回头看’。在‘回头看’结束后,我们将系统总结和评估围填海问题的整改成效。”柯昶说。

柯昶介绍说,下一步,生态环境部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切实履行好“监管者”责任,从生态环境保护角度加强围填海管控。

柯昶对此也做了进一步解释。

“一方面是严格实行‘三线一单’(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和生态环境准入清单)制度,用好海洋工程、海岸工程环评措施,除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外,禁止审批新增围填海项目;同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严格执行生态红线管控要求,首先在渤海海域清理非法占用生态保护红线的围填海项目;最后要加大督察问责力度,特别是要压实压紧地方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确保围填海项目整改到位,确保严控围填海的政策落到实处,坚决遏制和严厉打击违法违规的围填海行为。”柯昶表示。

从六个方面开展海洋微塑料污染防治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微塑料是海洋污染的重要来源。微塑料是否存在于贝类、鱼类当中?对人体健康有何影响?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王菊英对此也做了回应。

“就目前的报道和研究来看,不管是在表层海水中,以及水柱和海底沉积物中,近岸、大洋和极地,都发现有微塑料的存在。”王菊英说,“微塑料是一个新型环境问题,目前研究还存在进一步拓展空间,包括监测方法的标准化。目前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报道,尚没有直接证据表明通过食用海产品会对人类健康产生影响。”

但王菊英同时表示,“微塑料其潜在影响不容小视,因其还可以继续分解,对人体健康的影响需要引起大家关注。”

资料显示,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海洋垃圾和塑料垃圾防治。我国是最早颁布限塑令的国家之一,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袋。相关海洋环境保护的法律法规、条例、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都要求加强塑料陆源入海污染防控,严控塑料垃圾倾倒入海。

“下一步工作中,我们将从六个方面开展海洋微塑料污染防治工作:一是进一步研究海洋垃圾(微塑料)防治方案等系列措施,布局海洋垃圾防治工作;二是加强海洋垃圾监测,掌握海洋垃圾和微塑料分布规律;三是加强相关领域的科学研究,更加科学地评估海洋垃圾的环境影响,特别是微塑料对海洋生态和人体健康的影响;四是加大对社会各方参与垃圾分类的支持力度,加强塑料垃圾的回收和资源化利用;五是加大公众宣传教育,提升公众意识,转变消费习惯,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六是参与应对海洋垃圾和塑料污染的国际进程,积极推进全球海洋垃圾治理。”王菊英表示。

“总之,我们将通过多种举措,扎实推进海洋微塑料的污染防治,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王菊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