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民变股东

——于广云和深山小村的40年

本报记者 贾宁 奚冬琪 摄影报道 通讯员 张昕

2018-12-06期08版

“40年前,我高中毕业回村,村里可穷了。因为是山区村,土地贫瘠,种啥啥不长。村民兜里没钱,连娶媳妇都难。现在不一样了,这几年国家搞精准扶贫,我们村不仅不是低收入村,就连低收入户也没有。”在北京门头沟区清水镇洪水口村见到现年58岁的村支部书记于广云时,这番话他说得格外自豪。而这份自豪的底气,就来自于这些年于广云在村里推行的村民入股。

洪水口村位于北京最高峰灵山脚下,曾经是门头沟区有名的穷村。1979年,19岁的于广云高中毕业回村,先是在村集体挣了3年工分。后来,头脑活络的于广云考了个驾驶本,给乡里的机械加工厂开车。厂子效益不好,没两年就倒闭了。看着厂子剩下的一堆机械设备,于广云想,不如让村里买下来,以后办厂用。于是,于广云在洪水口村办起了修配厂,搞简单的机械加工,一年下来有六七万元收入,还解决了一部分劳动力的就业问题。1998年,村民们看中了能干的于广云,推选他成为村主任,党支部改选,他又当上了村支部书记。

上任后,于广云整天盘算着怎么才能发展村集体经济,让村民致富。“我们是山区村,没有土地,靠种地肯定不行。但我们村后面就是灵山景区,可以在这上面动动脑筋。”于广云说,经村两委班子商议决定,准备在村里建一个旅游山庄。“建山庄大队没钱,各户的存款也不多,每家也就有个两三千元。这点钱单打独斗肯定不成,我就想着不如把各户的零散钱集中起来,兴许能办点儿大事。”

为了动员大家入股建山庄,于广云和村两委想尽了各种办法:大喇叭广播、张榜、入户宣传……可当时深山里的村民哪里听说过股份制,都怕自己的钱打了水漂,因此没有一户报名。没有办法,于广云只好先从自家亲戚入手,好不容易动员了14户,开始了集资入股。很快,村里用大伙集资的钱办了第一个企业———云峰山庄,也是村里第一个股份制企业。“1992年党的十四大后,股份制刚开始在全国试点,作为农村,我们算是走在了前列。”于广云说。

山庄建成后,村里直接交给了首钢的一个下属企业经营。每年6万元承包费,承包期10年。这样一来,12个股东,扣除交给村集体的占地费3000元,每股当年分红4750元。眼看分到了钱,村民们纷纷找来也要求入股。此后,于广云趁热打铁,又在村里开办了灵山古道、建运输合作社、建垂钓园、办矿泉水厂等产业,并全部采取入股的方式,让村里80%的村民都成了股东。如今,洪水口村的年纯收益达到了176万元。年底分红,入股多的人家能分到四五万元,少的也有五六千元。而洪水口村也从从前的穷村变成了远近闻名的“股民村”。

近几年,尝到了旅游发展甜头的村民又纷纷搞起了农家乐。村民王聚宝和妻子3年前翻盖了自家的小楼,如今楼上楼下有10间客房,每年光旅游收入就能有四五万元。“以前外出打工不仅辛苦还挣不了几个钱,现在在家门口守着青山绿水,游客数量每年都翻番。”王聚宝说。

和王聚宝一样吃上旅游饭的还有村民谭增福。他在路边开了一家民俗餐厅,靠着山里的美味吸引了不少回头客。“这几年村里为了保护环境,把原来的畜牧业都停了。山更绿了,来我们这儿的游客也更多了。”谭增福介绍,他的饭店每年都要接待上万的游客。“尤其是到了节假日,门口小汽车都停满了,不提前预订根本没位置。”

村集体富了,村民富了,洪水口村也更美了。近年来,村里硬化了道路,修缮了基础设施,统一修建了民宅,让老百姓过上了舒心日子。“1998年,洪水口村78户、248人,现在增长到168户、313人。去年全村人均收入19300元,位于清水镇前列。实践证明:改革确实是刨穷根儿、促发展的良药。”于广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