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花开

文/吴明

2019-02-11期07版

翠绿叶子,细长的茎,七八只花箭,黄艳艳的小花朵攒成七八个花球,明媚、清新、可人。这是什么花?这是我养的过年花——白菜花。为何对此情有独钟?那是缘自母亲的喜好印在我儿时的心灵,以至于成为我的喜好、我的习惯。

在生活清贫的年代,白菜是当家菜,母亲一生最喜爱的也是白菜。她说:“白菜就是百菜,吃了白菜就是吃了一百样的菜。”母亲在过年时,更是把白菜封为“百财”,白菜在母亲看来就是财富与兴旺的化身。

虽然日子艰难,可是为了过年,母亲总要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地清扫除尘,忙着拆洗棉衣被褥,力求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迎接新的一年到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目不识丁的母亲也不例外。为新年的美丽,热爱生活的母亲,就用白菜来装点节日,期盼好运。母亲会找几棵白菜,去掉老帮,露出莹润如玉的内里,然后给白菜扎上红头绳,摆放在案板上。在我的眼里,白菜是那样的好看、漂亮。而早已养在小碟小碗里的白菜花,此时也长得亭亭玉立,进入盛花期。绿叶黄花让满屋漾起春意,弥漫着春的气息。

白菜花开了,新年也就来了!我闻到了肉香,听见了爆竹的炸响,看着母亲充满希望的笑脸……母亲没有读过书,却懂得在困苦中寻觅生活的情趣。那小小的白菜花,带给母亲生活的信心与希望;那小小的白菜花,开在我的心底,伴我长大。

岁月如水,斗转星移。回眸凝望,母亲已远去10年。虽然阴阳相隔,但是母亲的身影不曾离去,她一生喜爱的白菜花还在延续绽放。每年腊月,我会找来小碟小碗清洗干净,注入黑虎泉水,养起白菜花。

盛开的白菜花和我一起过年,花朵里有母亲忙碌的身影,温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