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年画重回春节

文/薄松年

2019-02-11期10版

农历新年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庆日,凝聚着中华民族的历史和血脉,它的主题、主调是积极、欢乐、吉祥的。人们为了表达“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积极进取精神和欢乐心情创造了丰富的节日文化。

春节有很多年俗,贴年画是其中重要的一项。以前人们认为不贴年画过不了年,只有贴了年画才算过年。岁末扫除以后,年画和对联就张贴起来。比如北方住房格局主要是四合院,大门上贴威武的门神,堂屋门上布置仙子和娃娃的吉祥门画,住室窗子两旁是美丽的花卉条,墙上张贴娃娃抱鱼(谐音连年有余)、春牛春象(五谷丰登、万象更新),更有琳琅满目的风俗戏曲年画,配以大红福字,顿时红红火火、喜气洋洋,显示出浓郁的年味。年画不仅是节日装饰品,它蕴含着中华民族的传统观念,反映了人们的希望、理想,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年画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伴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进步的。先秦时期就出现了辟邪的门神,宋代开始出现刻雕版印刷的年画,年画也突破了辟邪的成分,加强了祈福的因素,这大大有利于其普及。明清时期彩色套印得到完善,清代从康熙到乾隆100多年间,农村经济繁荣,年画印制中心在全国纷纷涌现,形式和内容都有飞跃和扩展。

近代又出现了现代技术的胶印年画,年画正式作为一门富有民族特色的艺术进入千家万户,流传不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纪末,年画曾出现惊人的繁荣景象,1994年左右全国印刷发行7亿张年画。

但近年来,人们对年画等春节民俗出现了逐渐淡薄的现象,有一种错误认识,认为我们现在生活越来越富裕,几乎是“天天过年”,没有必要再像过去那样折腾了。这实际上是在把一个重要的民族节庆文化降低为单纯的物质享受,使春节的文化生活显得贫乏单调、索然无味。其实生活越提高越应该有过年的样子,越要讲求节日的文化内涵。我有两次在国外过圣诞节,一次在美国,一次在西班牙,感受到了浓厚的节日氛围。在美国几乎家家都有圣诞树,周围整个环境的颜色都是红绿白三种圣诞色,市街橱窗里展现的都是圣诞内富有特色的艺术品。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节日文化源远流长,在当代生活中,节日文化不应消退,需要传承和发展。现在很多年轻人已不清楚什么是传统年画了,这值得我们思考和总结,采取多种有效措施,使年画重归春节、重归新年。

其实,在群众中蕴藏着对节日艺术极高的积极性,例如在天津,“贴剪纸、过新年”成为一个传统。过了腊八以后,你会在天后宫看到几十个剪纸摊一连铺开,几乎每家都要买剪纸、贴剪纸。中国美术馆举行过两次年画展览,来看年画展览的人非常踊跃,大大超过一些名家的画展。人们热情地对年画进行欣赏、谈论,表现了对年画的深厚情感。北京花市大街的新华书店过去畅销年画,现在还有不少人到这里来找年画。前几年,在全国很多城市里,过春节时有不少商店门口着贴一对彩印小娃娃,互相抱拳致贺,这其实就是一种新形式的年画,它的广泛流行显示出人们对年画的需要。

以上种种积极因素是我们使年画重回春节的信心。年画虽然已经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不应该是僵化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因为时代的飞跃,人们的审美情趣和生活环境都产生巨大的变化,我们应该创作富有民族和时代特色的新年画。让年画重回春节有许多问题需要探索,主要是缺少一支既熟悉传统又有现代创新意识的创作队伍,还要有政府文化部门的有力领导,需要出版工艺部门的支持和配合。年画创作和改革不能闭门造车,更不能只停留在展览会层面,必须深入千家万户,这就需要深入群众进行调查,使我们创作的新年画在形式和风格上呈现出崭新的面貌。

(作者系著名美术史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