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芃芃委员:

在娃娃心中刻下一枚“中国印”

本报记者;李寅峰

2019-03-15期10版

“小时候根植的爱好,就算不得已放下一些年,等有条件了,总还是会再去‘追’回来,甚至去追一生。普及和推广篆刻艺术,需要从娃娃入手。”今年是中国篆刻艺术进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第10年。10年来,在多方推动下,篆刻艺术的教育传承、普及推广取得很多成果,作为中国首位篆刻艺术硕士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篆刻艺术申遗成功的项目负责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艺术院院长骆芃芃坦言非常“欣慰”和“幸福”。

说到两会关注的话题,骆芃芃又一次提到了篆刻艺术的普及和推广。她说,今年的提案和发言围绕向中小学生普及篆刻教育、增强传统印章在生活中的实用功能展开。“很少有一种艺术,能够像篆刻一样,带给我们如此强烈的文化自信。一块石头、一把刻刀,看起来一个匠人随便刻刻、抠抠就能成,但其实远远不是这样。一枚印章,方寸之间,包括文学、历史学、哲学、美学、训诂学、文字学、文献学等,也涉及书法、篆刻技法以及材料学等,你说说,要想刻好了,得需要多深厚的文化素养?假如篆刻艺术能进入中小学课堂,让孩子们从小接触、学习,一定会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根植下强大的文化自信!”

之所以这么说,骆芃芃是有切身体会的。7岁开始跟着父亲学篆刻的她,在“文革”期间也曾放下刻刀10年。成年后,再重新走进篆刻艺术,从小积淀的热爱便一发不可收拾,由此一举成为我国当代著名的女篆刻家。更令人钦佩的是,在取得专业成就的同时,她努力推动篆刻艺术更广泛地走进我国大众生活,并走向世界。

“在国内,我们办展览、作讲座、出教程,并力求创新,适合新时代的审美需求。在国外,推广宣传、参与国礼制作,每一次,中国印带给世界的都是惊艳。”骆芃芃介绍,从2006年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艺术院成立以来,每一次展览都在传承中创新。“比如2008年,我们在中华世纪坛举办了‘金石永寿——中国第一届寿山石篆刻艺术展’,把展厅做成大的书斋,展品有原石、有作品,也包括特殊的场景设计。展品和整体环境融于一体,一时被称为‘一个红遍中国的展览’。后来,在上海世博会、宁波天一阁等地也办过展览,每一次都是传承中寻求着创新。”

但要说更加贴近大众生活的展览,骆芃芃说,是2016年在北京恭王府举办的“大美篆刻———走向生活的篆刻艺术展”。“除了作品展示外,还有许多衍生品,比如带有中国印的酒瓶、T恤、书包、砚台等等。”那次展览,一个月内有50多万人次参观,“很多人重新认识了篆刻艺术。可能之前在他们的感觉中,篆刻或是吴昌硕等大师创作的珍品,或是地摊上刻章师傅们的求生手段。这样一次展览,让他们真实地体验到,篆刻艺术并不遥远,就在我们身边。”

这次尝试带给骆芃芃很多思索。“中国篆刻艺术之所以3000多年经久不衰,有很大程度上是它体现了实用性和艺术性的高度结合。”骆芃芃想到,是否有可能再推动印章的民间实用功能的回归?“据我所知,在韩日等国,特别是日本,几乎人人都有自己的名章,而且是各类的。现在,我国倡导并推动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回归和传承,我们在把篆刻艺术作为艺术形式传承好的同时,增进它的实用功能,一定会让更多的人爱上篆刻艺术。”

因为自己无比热爱篆刻艺术,并从中受益一生,骆芃芃更加希望这一艺术形式惠及更多人,尤其是孩子们。“我在创作中是最幸福的,任何杂念都没有,任何事情都不会打扰到自己,那种状态特别美好。”有几个主题的作品,令她体会深刻,其中一个是诸子百家名言警句系列印章,将近100方,她已经刻了很久。“创作时,我想,这些经典警句穿越了几千年的历史长河,还在影响着我们的言行,多么伟大的文化呀!我带着我的体会,以我的方式,用刻刀在一方印上再现这些国学经典,并让其他人来领会、学习,这又是多么好的精神陶冶?”

让骆芃芃有所遗憾的是,虽然越来越多高校开设书法篆刻专业,但教学中还仅仅限于基础技法;虽然书法教育走进中小学课堂,但教学大纲中涉及篆刻的只有6个字“学习篆刻常识”。“我希望容量再加大些,如果小学期间就接触了篆刻艺术,让孩子们拿起刻刀和石头,相信孩子们会喜欢,篆刻艺术也会更广泛地走入大众生活。”骆芃芃说,不一定去当篆刻家,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中,自己刻下的一枚“中国印”,方寸之间立下的是强大的文化自信。“从小刻印的人,文化上一定是自信的。”